Toby:二十年前,她们是我们的初中老师,世纪中学 有我们共同的记忆。转载的是老师们间的故事,我反复看了好几遍……

好怀念那些旧时光~

一九九八年八月,高、杨儿、茹、丽、洁和我一起住世纪中学女生宿舍二一九的大通铺。

一九九九年九月,我们搬进了新的宿舍楼,墙壁还渗着水。丽、茹和我一个宿舍。我们仨都是教英语的。后来我结婚生孩子去了单人间,丽和杨儿住了我隔壁。高和茹不再住校,洁的家原本就在县城。

我买了灶具开始独立做饭,杨儿、丽,我们仨入了伙,一个锅里炒菜,一个饭桌吃饭,守着电视机看一个台。发烧窝一个床上,共同看着那个不发烧自己玩儿的小女孩儿,我的女儿。仨人的伙食费是扔在我屋子办公桌的抽屉里,花多少剩多少没人算,钱没了,再续上。

我和杨儿都是带着“爱情”参加工作的。我很不幸成了“军嫂”,杨儿无奈也选择了两地分居。茹和高都嫁给了县城。丽选择高大帅的军官时,我和杨儿曾明里暗里地“阻挠”她不要重复我们俩的路。洁的爱情比较曲折悠长。

零五年冬天,我失眠。内压外压快把我压爆,我不知道该怎么折腾才能释压,就一脸沉痛地告诉杨儿,我要离婚。她盯着我反复确认不是开玩笑,就,急眼了。丽,茹她们仨轮番给我做“思想工作”,各种手段阻止我“瞎胡闹”,比我亲妈还急赤白脸的。

继续阅读→

阅读全文

晓墨出生的那天,从玉溪回来的路上,飘起了雪花……

不经意之间,四年时光,匆匆而过……

晓墨生日12月13日,晓墨奶奶执意要过农历生日 十一月十一,也就是明天了~~

Momo和我都喜欢活蹦乱跳的陈晓墨,但是 我俩更喜欢 晚上晓墨睡着时候的样子,是那么的静谧和美好

似乎 晓墨有和我一样的固执,发脾气时候的嘶吼 快要能够撼动整个小区……

喜欢红色的衣服,红色的裤子,红色的冰雪奇缘的裙子,红色的皮鞋,还有可爱的毛线小手套……

继续阅读→

阅读全文

在即将过去的八月份,带着晓墨回了趟河北老家,这是她的第一次,长途旅行。

担心晓墨在高铁上的种种状况,做了很多准备,最后证明完全是多虑了。

晓墨的适应能力,超出我俩的想象。

拉着妈妈几个车厢串来串去,二等座、一等座、商务座……

和外国小朋友聊天,晓墨你是怎么做到的?都交流了些啥?

上图 (合影:晓墨和我的爷爷 @墨儿老家)

九个半小时,从昆明南站到石家庄站。

下午五点半 正点抵达石市。

瞬间,汗流浃背,直接进入烧烤模式

继续阅读→

阅读全文